对话WeShop创始人陈琪:如果AIGC是一把锤子 那我们要找到应用钉子

发布日期:2024-04-13 04:18    点击次数:191

  数字水印技术将迎来国家标准。

  日前,全国网络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就国家标准《信息安全技术 数字水印技术实现指南》(以下简称“标准”)公开征求意见。“标准”明确数字水印技术框架,水印需要嵌入水印载体(如:图像、视频、文档等);明确数字水印技术功能;明确数字水印实现流程;还给出水印算法选择建议、典型水印场景使用建议、水印功能的评价方法等。

  近期,WeShop创始人、蘑菇街董事长陈琪在接受《》记者专访时提及,AIGC技术已经应用到商拍市场,目前AI商拍存在行业标准和规范问题。后续行业标准和规范确立后,公司将持续研究和跟进。

  2023年,作为WeShop创始人,陈琪加入了工信部AI应用工作组。在互联网科技市场经历了多轮沉浮,他深知高成长的科技行业,往往会经历从不成熟到混乱,再到慢慢成熟发展的阶段。

  AIGC技术在2023年引爆了国内互联网科技行业新一轮的创新创业热潮,陈琪觉得AIGC技术就像一把锤子,要找一个自己擅长的钉子,才能钉住一方空间。从图文电商到直播电商,蘑菇街给人更多的认知是to C的平台,而这一次,区别以往,他瞄准了B端市场,推出了WeShop的AI商拍平台。

  AI商拍,落地的商业空间有多大呢?《》(以下简称NBD)记者和陈琪聊了聊。

  AI商拍缺乏行业标准和规范

  NBD:作为一名电商用户,我之前在国内的一些电商网站上发现,有部分商家已经应用AI商拍展示售卖商品,不留心可能察觉不出来用了AI技术,不过我看到用户在评论区反馈是AI商拍,怎么看当前这一技术的应用?

  陈琪:您提到的这个点,其实反馈了几方面的问题:一是当前AI商拍技术仍在发展期,还有不断完善的空间;其次,这背后还涉及行业规范及立法层面的问题。WeShop在这个方面是非常慎重的,比如说去年我们就在积极申请国家的AI算法备案,今年初WeShop已经通过了,我们也是第一批通过的企业。

  近期我们看到关于数字水印技术将迎来国家标准的消息,要求AI生成内容需添加数字水印,事实上在这个标准征求意见出来之前,我们也在做AI图片水印方面的相关准备。

  之前我们经历了好几轮的行业起伏,有一些经验,所以觉得还是早点做好预判和准备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

  NBD:为什么考虑再创业的方向是AI商拍?

  陈琪:早些年蘑菇街尝试过virtual try-on(虚拟试衣)的技术,当时也应用了AI技术,不过当时的AI总体上偏识别功能。而这一轮的AIGC,更侧重于生成式AI,在2022年底,AIGC爆火的时候,我们突然意识到,在这个临界点上,似乎能满足我们之前希望实现的虚拟穿衣的部分需求,所以2023年初我们开始立项,大概三个月之后,就上线了AI商拍WeShop。

  NBD:当时的想法是希望在之前AI识别的技术上进行新一轮迭代?

  陈琪:从我的创业路径和主线上来说,总体上还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主干的。就是如何在虚拟的屏幕上展现更真实的商品,让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信息差能够拉得更小。蘑菇街早年创造的瀑布流、直播电商,都是为了这个目的,这一轮AIGC技术爆发后,我们也是抱着这个想法来尝试新项目的。

  NBD:效率和质量其实是很难平衡的,虽然技术可以向前推进一步,但背后的信息差真的可以消弭么?

  陈琪:可能有一些品牌会刻意去创造信息差,而像我们,作为零售的渠道方,一定程度上是希望能够减小信息差。从消费者角度来说,可能大家觉得消费者理所当然是希望消弭信息差。但实际上有时候并不是这样,商家和消费者之间如果完全没有信息差,譬如说完全不包装,可能消费者也不喜欢。

  所以,我们的主线是尽可能减小信息差,不断利用新的技术减小信息差。通常一个技术被全行业充分使用的时候,它的信息差又会提升,所以我们又开始寻找新的技术,这之间就是不断竞争和互相影响的一个过程。

  拿锤子找钉子,要找到小切口的应用场景

  NBD:WeShop是由蘑菇街人工智能团队研发,相比以往to C的电商平台,WeShop是一个偏向B端的AIGC应用,主要服务的用户有哪些群体?

  陈琪:WeShop的业务偏向B端,这对我们是一个新的尝试。除了我们之前尝试的电商平台、零售平台,我们这次也是希望作为一个技术应用的导入者和发展者,能将技术更广泛地应用到目标客户群中。

  当前,从我们的用户数据来看,主要分为几类:一类是国内电商客户,一类是跨境电商客户,还有一类是做品牌设计的客户和做广告的客户。从地域分布来看,我们有超过一半的客户在海外。

 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我们发现海外客户最多的国家是巴西,他们的需求点在哪里呢?譬如说卖小商品、卖农产品,他们需要换背景换模特,把国内的背景换成巴西的,中国的模特换成拉美的。

  NBD:在很多老板眼中,AI是“降本增效”的利器,从实际应用来看,落地到具体应用场景,以AI商拍来看,企业运用技术来降本增效的意愿如何?

  陈琪:从我们客户的角度来说,老板的认知和一线操作人员的认知,差别是巨大的。另外,老板们之间的认知差别也很大:有些人对AI的了解还不够,有些人觉得AI能解决所有问题,有些人觉得AI啥也解决不了。

  然后,一线操作的员工,对AI的认知也出现了分化:有些人会很积极地拥抱AI,提高工作效率;也有一些人会很抗拒,担心AI会影响自身工作。

  NBD:经过2023年的爆发式发展,您怎么看2024年AIGC应用的发展?

  陈琪:2024年还是比较关键的。今年应该是AIGC应用真正让大家用起来的阶段。所以像我们这样搞AI应用开发的人,有些事情是必须做到的。

  首先,对客户的这些场景得非常了解,把客户的整个工作流、工作场景拆细,不同场景应用不同的AI功能。其次,明确我们自己能满足客户哪个场景下的应用。目前,ChatGPT基本以对话的方式来完成,似乎很强大,但从工作的角度来说,这个界面其实不够专业,可控性也非常差。

  在没有投放广告和营销的情况下,WeShop目前已经积累了几十万的客户。原因是我们的场景切得非常细,颗粒度非常小。目前WeShop推出的AI商拍,核心还是盯着跟电商营销领域相关的AI应用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个人认为2024年应该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年,今年大家会针对一个个细分领域发力。

  2023年不少企业都推出了大模型,有的大模型花了很多钱,一上来就是“雷神之锤”,但实际要落地的应用场景可能还是一枚钉子那么小。可能很多时候压根就用不上“雷神之锤”,只要找到一个个非常精准的小切口“小钉子”,用小锤子给它敲进去就行。

  所以,我觉得2024年,市场上除了“锤子”,还会出现“钳子”“扳手”,真正的通用大模型,就像工业母机,它是帮你制造“锤子”,制造生产工具。

  NBD:我们也听到一些声音,对于当前行业里的AI商拍技术,有一些用户觉得没达到预期的效果,另外一些有提升的空间,您怎么看AI商拍技术的发展路径?

  陈琪:科技的成长,是慢慢往上迈的过程;技术每前进一点,购买的客户就多一点。但现在已经有客户在持续付费和使用了,这说明现在AI商拍的水准,满足了一些客户的需求。但是面对另外一些用户的需求,可能技术还有提升的空间,有时候还需要我们人工智能团队的加持。

  不过,我们投入进去的团队能力,后续也需要慢慢把这个能力落实为模型的能力。由AI来完成相关工作,这其实是后面要逐步提高的过程,它的商业模式还可以更丰富。

  我觉得技术可能还得发展两年,大家预计会比较清楚,AI到底能干些什么。哪些事情会被AI替代掉,哪些事情是替代不了的。